晚報記者 陸慧 實習生 任沐陽 報道 製圖 崔泓
  “帶血”乘客匆匆上車,語無倫次自稱殺人。近日,私營司機周師傅遇到一位蹊蹺的乘客,所幸寶山公安及時出擊,只用了短短5個小時,便找到了情緒失控的殺人犯,偵破了發生在居民小區的一起上門搶劫殺人案。
  帶血乘客聲稱自己剛剛殺了人
  今年9月21日下午4點,一個中年男子匆匆跑進寶山區公安分局通河新村派出所報案。男子姓周,是一名私營司機,平時將車停在老式居民小區通河一村門口載客。
  周師傅稱,當天下午,他接到一名熟客的電話要求搭車,男子在通河一村居民小區門口上的車,渾身是血,情緒激動、語無倫次地聲稱剛剛殺了人,並要求去虹橋機場。由於心裡害怕,周師傅便找了個藉口讓這名帶血乘客在中途下了車,隨後立即趕往派出所報警。
  由於平時在車上聊天,周師傅只知道男子姓陸,其餘就不太清楚了。“帶血”乘客究竟是誰?其言是否屬實?情緒失控的他是一枚定時炸彈,隨時可能會傷害身邊的人,必須儘快找到此人!
  得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後,寶山警方感到事態嚴重,立即展開偵查工作。
  初步判斷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
  經過對報案人的詳細詢問,專案組掌握了疑犯的體貌特征。警方根據得到的信息進行分析後得出結論:因為距離男子下車到司機報案的時間很短,男子又是步行的,有條件進行搜索。於是,派出所出動多路民警,分別前往男子上車的通河新村,以及下車地點共和新路老滬太路附近搜索。
  根據周師傅回憶,男子上車後說的目的地是虹橋機場,派出所第一時間將情況通報給機場警方,在虹橋機場展開布控,註意發現類似人員。
  警方根據經驗判斷,疑犯既然在通河一村小區門口渾身是血徒步上了車,如果其言屬實,命案發生地點應該就在上車地點附近。派出所民警對通河一村小區展開了地毯式走訪。因為是白天上班時間,許多居民都不在家中,在家的老人和小孩對外界的異常情況反應不太敏感,在小區的走訪並不順利,居民沒反映當天小區里有什麼異常,更別提殺人之類的嚴重刑事案件了。
  不久,機場警方傳來消息,沒有發現帶血乘客的可疑身影;在下車地點搜索的民警也沒有任何發現。由於乘客身上有血跡,並自稱殺了人,警方初步判斷最起碼這是一起重大刑事案件。 110接警台時刻關註與通河一村有關的報警信息。
  “駕駛員反映乘客說話語無倫次,這與通常情況下犯罪嫌疑人犯下大案後的情緒非常相似。 ”通河新村派出所王副所長分析道。這個可疑男子是誰?究竟做了什麼?身上有沒有攜帶作案工具?偵查員們焦急萬分。
  “帶血”男子身份終於得到確認
  為了確認可疑陸姓男子的身份,警方圍繞周師傅講的線索進行分析。男子既然是周師傅熟客,且經常從通河一村上車,那麼男子很有可能就住在這個小區,或者小區里是有一個與男子關係非常密切的落腳地。通河一村是一個人口達1萬多人的大型小區,通過查詢,偵查員發現,小區里姓陸的人家就有幾十戶。此時,離帶血男乘客下車,已經過去了2個小時。
  在通河一村居委會,偵查員對住戶資料逐個篩查與甄別,這時一名叫“陸宗凱”的男子進入警方視線。經過周師傅對照片的辨認,陸宗凱就是那名身上帶血的可疑乘客。偵查員立即趕往陸家,發現大門緊鎖無人應答。周圍鄰居反映陸宗凱一個人居住,沒有結過婚,平時獨來獨往,交流並不多。
  陸宗凱自稱殺了人,被害人是誰?目前是生是死呢?時間緊迫,圍繞其社會關係的調查,緊張有序地展開。民警的走訪從其父親處開始。由於已有一段時間沒有一起居住,兩位老人也講不出陸宗凱是否與人發生過矛盾。臨走前,隨口一問“為什麼沒有一起居住”,卻驚出了偵查員一身冷汗。
  原來,幾個月前,陸宗凱在一家髮廊認識了髮廊女小王,兩人交往起來。父親得知後大發雷霆,進行阻止趕走小王。一氣之下,父子倆發生矛盾,陸宗凱便搬離獨自居住。
  陸宗凱有女朋友,這是重要發現。偵查員繼續詢問陸家與小王之間的情況。陸父反映,為了拆散兒子與小王,他直接找到小王工作的髮廊,與對方大吵一架,至此陸宗凱便與父母很少見面了,小王的情況更是不得而知。
  小王的職業屬於灰色地帶,與她們交友引發的案件不在少數。警方判斷,最好在第一時間找到小王,確認其是否安全。偵查員馬不停蹄地來到小王上班的髮廊,經打聽得知她早已離開不知去向。警方又撥打小王的手機號碼,結果接聽的人稱其為小王的朋友,也與小王失去聯繫很久了。難道小王就是被害人?幾經轉折,偵查員總算打聽到小王現在的聯繫方式,電話那頭接聽的人就是小王,她在幾個月前與陸宗凱分手後便回到老家,再也沒和陸聯繫過,如今安然無恙。
  案情的進展再一次停滯了。此時,離陸宗凱下車已經過了3個小時。
  道路監控錄像上警方發現疑犯
  經過對道路監控的仔細查看,警方發現陸宗凱的身影。
  監控錄像顯示,陸宗凱在共和新路老滬太路下車後,沿著洛川東路朝東一路步行。這是偵查員第一次見到陸宗凱身影,只見他上身穿黑色T恤,下身穿淺色長褲,一路左顧右盼,似乎在尋找著什麼。
  當警方追蹤到下一路口和田路的監控錄像時,陸宗凱的身影就消失了,再也沒有出現過。鑒於滬太路到疑犯原本的目的地虹橋機場距離甚遠,警方判斷其再次搭乘出租車的概率很高。偵查員隨即調出兩個路口的錄像,對來往出租車的經過時間及行駛情況進行甄別。
  發現在陸某下車後的一個多小時里,共有十多輛出租車在這一路段停過車,在調查後發現其中5輛為空車駛入載客駛出。縮小範圍後,警方找到這5名車主,並讓他們對疑犯照片進行辨識。果然其中的一名司機認出陸宗凱,並反映他當天下午5點多搭上了自己的車,但目的地是虹口區的廣靈四路。
  廣靈四路與陸宗凱有什麼關係呢?經陸宗凱父母回憶,有一位親戚住在廣靈四路附近。警方立即與他們聯繫,對方敘述稱陸宗凱當時聯繫過他們,說要借錢,但不知是何原因遲遲沒有現身。
  聽到這個消息,警方心頭一緊。疑犯身上沒有足夠的錢財逃跑,繼續作案籌錢的可能性極大。派出所立即與指揮中心聯繫。 4個小時過去了,線索又在廣靈四路戛然而止。
  疑犯落網,殺人原因令人髮指
  警方分析,陸宗凱驚慌失措,又沒有什麼準備,不敢去找親戚朋友,身上也沒太多的錢和物品,不可能迅速離開上海。
  此時,偵查員腦海中閃現一個大膽的想法,陸宗凱要麼為了求財再度犯案,要麼回到自己熟悉的區域尋求幫助。在過去的5個小時里,警方沒有接到過類似的謀財報案,分析陸宗凱很有可能會回到平時經常出入的地方。偵查員兵分多路,在陸宗凱經常出入的地點及親戚朋友家附近展開布控。此時已是傍晚時分,陸宗凱能去的地方越來越少。
  當晚9點多,在經常光顧的一間網吧門口,陸宗凱被守候多時的偵查員一舉抓獲。警方確認,從下午在共和新路老滬太路下車後直到被抓獲歸案期間,他沒有做過其他案件。
  陸宗凱到案後交代,由於家裡原因和女朋友分了手,非常消沉。不久,他迷戀起了賭博,無法自拔,又沒有正當工作,逐漸感到經濟窘迫。
  9月21日這天,陸宗凱在小區閑逛,想要搞點錢。他從一樓走到六樓,企圖尋找門鎖壞掉的房門推門而入。陸宗凱很快發現小區梁老太太家的門沒上鎖,他便推門而入,進門後他發現家中無人,隨手拿了寫字臺上幾塊玉,翻到三四百塊錢現金。就在這時,梁老太太進了門,陸宗凱慌亂之下,在門口堆放雜物的地方找到一把菜刀,將梁老太太殺害後逃出了小區,上了周師傅的私營車輛。
  直到梁老太太的女兒晚上9點多下班回家,才發現母親在家中遇害,便立即報警求助。
  至此,經過5個小時的追查,警方成功地破獲了這起讓所有人都為之憤怒的凶殺案。
  目前,犯罪嫌疑人陸宗凱已被刑事拘留,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  (原標題:下車後,“帶血”乘客不見了)
創作者介紹

birthday

ai03ailw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