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牧遊北海岸夏天 果然還是要到海邊啦!夏天有著夏天才有的時間還有生活方式。有什麼關係,反正是夏天嘛。以上,引自1997年日劇海灘男孩。耶耶,夏天既然到了,我們的比牧二犬組,當然要到海邊玩去!北海岸一帶的景觀餐廳和露天咖啡,可謂多不勝數,沿路滿滿是。在金山鄉中角派出所對面,有三、四家咖啡簡餐店,都可遠眺旁邊的沙灘和衝浪人群。既然這海灘上有好幾家,我們為什麼會特別選這家呢?591因為豆比爸隨便停車,不小心停進了這家店的停車場我拉下車窗,告知有帶兩隻狗,管停車場的小姐還是熱情招呼,歡迎光臨。不過,不管是管停車場的,還是端菜的小姐,都對狗敬而遠之,離得遠遠的。我們來時,雖然是週六中午十二點多,但餐廳客人不多,室外只坐了二桌。隔沒多久,就相繼有客人一直入座,而且大部分都有帶狗耶(互不認識),後來,露天座位上,包括比牧在內,總共有五、六隻狗耶。有博支票貼現美、雪那瑞、還有紅貴賓。博美的主人,似乎是特意把博美繫得近,希望兩方的狗能玩起來,小牧瞪著博美狗,不太友善。後來相安無事,但也沒交流,沒打人家就好。紅貴賓剛開始沒繫著,到處亂跑,闖入比牧二犬的地盤(就是我們的桌子下),馬上被比牧兇跑。這隻博美叫吉利,很乖哦。「吉利吉利」,聽到豆比爸媽叫牠的名字,吉利好奇地抬起頭來。以前,我的祖父祖母,曾經養過一隻博美狗,叫嘟嘟,後來長灘島兩位老人家,一位過世,一位重病,嘟嘟也年紀很大了,走路會喘氣喘得很嚴重,記得某日,媽回鄉下時,特別帶著西莎回去要給嘟嘟吃,才剛下車叫喚嘟嘟,看護歐巴桑就走出來說, 嘟嘟剛死幾天,埋在後山。嗚嗚。當天是陰天,有海風吹拂,不過還是略覺懊熱。如果是大熱天,狗狗可能會耐不了熱哦。我三不五時,就拿水給豆比小牧喝。雖然是陰天,豆比背部的黑毛,摸起來還是熱熱的,真會吸熱。幸好小牧澎湖民宿已經剃毛了。小牧剃毛記當天沒什麼浪,只見一群人泡在海裡,躺在板上,甚至站在板上划起來,豆比爸說,沒有浪、衝什麼啊。豆比的衝浪秀馬爾地夫42-豆比爸風帆大作戰餐點的價位大約兩百多元,我們二人都點了三杯雞,味道普普,飲料也普普。配菜用的是我們二人都不吃的青椒和茄子。魚丸湯。豆比爸翻閱店裡的衝浪雜誌Oceans洋創刊號,號稱全球第一本中文衝浪雜誌。我們邊翻閱這雜誌,邊對雜誌的內容酒店工作編排作評論,聊聊這本雜誌的市場走向,順便聊這本雜誌能否出第二期。豆比爸有幫公司編過雜誌,編得還不錯哦。豆比爸:我常常編雜誌啊,妳沒看過我以前大學時編的系刊嗎?後來我查了一下,這衝浪雜誌的第二期,在今年一月出刊了,第三期預定六月底前出刊。衝浪雜誌Oceans洋吃完飯,帶比牧二犬到海灘上玩。豆比每次到海邊玩,都會心情特好跑來跑去。心情特好的豆比,跟小牧玩起打架遊戲。兩位,玩就烤肉玩,不必露牙齒,好嗎?豆比,雖然有人說過妳是米格魯中的醜女,但在媽媽心中,妳是最美最可愛的啦。好可愛哦。不過實在滾太久了,我、豆比爸、小牧在旁邊等好久。沙子都跑到肚子上了。豆比:我在洗沙浴啦。豆比在平整的沙灘上一直滾一直嚕,大約滾了有五公尺乘五公尺的面積。兩隻狗後來有跟著我進海裡哦。各位,仔細看上面這張照片,有沒有發現什麼不對。就是,小牧在沙灘上走,腳爪四趾會一直張房屋二胎很開,像機器人一樣走,很好笑。沙灘上的沙並不熱,小牧可不是燙到腳。比牧的腳印差很多。豆比的腳印是一個圓圓的、很深的洞,可見下腳很重,看不出來腳爪。小牧的腳印,四爪分開的很明顯,隻隻腳爪分明(上圖下方),好笑好笑。俊美的小牧,剃毛過後,還是很帥啦,我們有把牠臉部的毛,稍微用剪刀修一下。沙灘上有一處水流橫越,像溪水一樣,我跟豆比爸,輕鬆地踩著石頭就過去了,小牧也跟著飛也訂做禮服似地一躍而過。留下豆比在彼岸,進退兩難。我們笑著看豆比在這裡卡關,豆比爸說,不是會游泳嗎,怎麼還會怕這種小溪流。沒想到,豆比在這裡卡關卡了五分鐘,太誇張了。上圖:豆比勉強鼓起勇氣,將兩隻前腳放入水中。上圖:害怕的豆比,再次把兩隻前腳從水裡抽回,站回石頭上。耗太久了,連小牧都站在岸邊,看豆比要怎麼辦。豆比:救我啊豆比,妳皺眉頭皺得真明顯。豆比:終於過來了,好口怕哦。海賣屋水裡有根白色的塑膠棒,一直被海水來回沖,豆比看到後,忍不住體內的獵犬基因,一直很想去撿,每當白色塑膠棒被衝到岸邊,豆比就會衝過去想叼,但想當然爾,滾滾的海浪,總是將米格魯與白色棒棒隔絕開來。豆比就這樣四番五次去撿海裡的棒棒,又四番五次被海裡的浪嚇到,她一看到海浪撲向她,身體都會抖一下、嚇到。回程時,豆比順利經過水流地帶,反倒是小牧也卡在這裡好幾分鐘。你們兩個幹嘛輪流烤肉卡關。
創作者介紹

birthday

ai03ailwc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